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月燕的博客

用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结果交给未来好了!!!

 
 
 

日志

 
 
关于我

“烟雨情人节”创始人。回族 自幼与文字结缘2012年4月3日在烟雨原创文学注册发稿,此后与文字谈起持久的恋爱并把4月3日定为“中国的烟雨情人节”。希望它可以超越2·14和7·7可以成为独属文字人的节日!

网易考拉推荐

【第一次跳舞】恨不相逢未娶时【原创】  

2013-03-16 14:42: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上,青青把孩子送到学校,正要回家手机的音乐铃声传进了耳膜。她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显示是表弟。这个表弟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联系了,她有些好奇的接通了电话:“喂?”
    手机里传出表弟的声音:“是表姐吗?”
    青青连忙答道:“是——怎么今天这么闲?想起老姐了?”
    表弟的声音又一次传来:“姐——我有点事,想跟你说说,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青青有些疑惑:“找我有事?”
    表弟很坚决的说:“嗯,你在哪里?什么时间有空?”
    青青一听表弟如此一说,也感觉到表弟一定遇到了什么事,而且肯定是麻烦事,就对他说:“我刚刚送完孩子,他要到周五才回家,你有什么事,在这几天都可以找我,到家来吧,跟你姐夫咱们三个商量一下,帮你解决,好吗?”
    “姐——这事不能让姐夫或者你以外的人知道,只有你能帮我。”表弟有些为难的声音让青青有些不安。
    “啊——?这样?什么事?就我能帮你解决?”青青有些质疑的问。
     表弟听了继续很期待的说:“别问了,在这里说不清,我很纠结,下午吧,我们在
“紫云阁”见面吧。”
    没等青青说话,电话那头的表弟就把电话挂掉了,青青很是不解,为何选在那里见面呢?紫云阁是一家刚刚开业不久的歌舞厅,阵势不小,虽然时间不长,可现在却成了那些年轻人谈情说爱和商业老总们经常光顾的最佳场所。像她这种身份的人是很少去的。可对于表弟的邀约,她也不好拒绝。
    下午,她只得硬着头皮去了,到了表弟约好的地点,正在犹豫的时候,表弟从侧面快步的过来了。看到她的表情问道:“姐——早来了?怎么这幅表情?”
    青青看着面前这个表弟,几个月的时间,他好像变了个人,原来满面红光的脸上已然没有了那份光彩。本来就高高的个子,更显得高了不少,一双曾经神采飞扬的眼睛,也没了以往的神韵。她觉得这个弟弟一定经历了一些很痛苦的往事,这会不会是他找她的原因呢?又不好直接问,只能跟着他走了进去。
   青青喜欢在家里静静地听她喜欢的歌曲,看她喜欢看的韩剧,尤其那种长的没法再长的对白,她都觉得像是生活中的人们在争论。没事的时候也会在空间写写日志,转空间也是她最喜欢做的。可今天她和表弟来到这么个场所,觉得表弟有些蹊跷。他们在昏暗的灯光下穿过人流,坐到一个靠近边缘的圆桌旁,桌上的白水晶的透明花瓶里一枝戴着水珠儿的玫瑰,在昏暗的灯光下也好像能变幻色彩似的,不熟悉的人根本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颜色。表弟要了各自的饮品和一个果盘,青青看着面前这个她几乎不认识的表弟埋怨说:“怎么到这来了?这的东西多贵,你来这兄弟媳妇要知道看怎么埋怨你,也不知道省着点。”
    表弟说:“我要跟你说的故事跟这里有关。不到这来,我也许就没有勇气说出来了。”
    青青好奇的看着表弟:“奥——这样?那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表弟看着青青很费力地说:“现在我对一个网友很依赖,她也对我很依赖”
    青青疑惑的问:“是知己吗?”
    表弟接着说:“就算是吧,她是个没结婚的人,可我是有家的人,我很烦恼。”
    青青理解的说:“谁遇到都会烦。”
    表弟很为难地说:“又无法忘记
    青青叹了口气说:“悲哀的开始!你无法忘记?还是对方无法忘记?”
    表弟继续说:“我们都无法忘记。”
    青青责怪的说:“没有结果的感情开始就已经错了,虚无的爱情,悲哀的结局,一般都是如此不是吗?”
    表弟有些着急地解释说:“开始不是这样,我们认识一年多了,她出身很苦从小失去了父爱。母亲对他也不好,她自己做的生意 很大。曾经有过一段不成功地恋爱史是个受过一次很重的伤害的人。”
    青青听了很有感触地说:“有本事的女人,还是断了吧,对你是奢侈的,对她是不公平的,如果她喜欢就另当别论了。你给她需要的感情做了填充,让她对你充满了希望,可怜的女人。你的出现让她很满足。你自己的婚姻如何?”
    表弟很坚决的说:“我不会放弃我的家。”
    青青很生气的问:“那你心会安吗?”
    表弟惭愧的说:“不安心,她因为受过伤害已经有了一些抑郁的症状 ,长期以来我给她做心理疏导 , 用药调理 ,现在好转了。我如果稍微疏远了她,她就会发些很悲观的微博。”
    青青闭了一下眼睛,继续说:“那就放弃人家吧,让她能有选择幸福的机会。你也给不了她幸福,你不觉得她更可怜吗?女人需要的是一个可以给自己幸福的男人。不是一张画,几句话。那是不现实的,时间长了会更悲哀。你要真不可以放弃家庭,把她当朋友,不要说些暧昧的话,做些暧昧的举动,让她有幻想,那样很残忍。”
    表弟为难的说:“我一直很尊重她,我们都是喜欢文字的人。我们每次联系,她的生活琐事都和我说,是个很善良的人。”
   青青依然有些气愤的说:“我就搞不懂了,我没有每天都联系的朋友,也不知道那是怎样一种感情,只是觉得那个女人很悲哀。我觉得你更应该检讨自己。男人对女人到底是怎样的一种感情,也会烦恼吗?”
    表弟依然痛苦的叙述着:“她还在吃着我开的药,而且要吃很长时间。他在医院花过许多冤枉钱也不见好,用我开的药效果很好 。她说不会再嫁,对我很执着。”
   青青一听更有些气恼地说:“可恶的医生,为什么要让自己的病人爱上自己?跟她说你们做兄妹吧,让它慢慢冷却一下,也许会好一些,从你做起!别再继续了,我听到都想哭了,你真的很残忍的,你别继续让她幻想了。女人的感情很痴的,你怎么可以这样?”
    表弟还在继续说着:“她原来那个恋人也是个有家的人,但那个人没有对她负责。我并没有对她承诺什么!我因为很晕  才问你的!”
    青青摇了摇头说:“你又能付什么责?离婚和她结婚吗?这个女人真傻,伤害自己的事,却享受其中,有家的男人真的那么让她向往吗?不知道谁有病。什么都没承诺就让人家死心塌地,你更可气,我都想揍你!”
    表弟继续说着:“我们是在百度空间认识的,后来她把我邀请到qq空间。她的qq好友五百多,可是她不和别人聊,照片是自己做的,也会ps。我们两都很尊重对方,前几天我才发过一张照片给她看。其实很多人都喜欢她。也有人骚扰她,我从不主动去找她说话,可是她偏偏只看中了我,我不想伤害她,但我不知道怎样应付。她每天给我发照片,我怎么办?”说完打开手机,递到青青面前。一张白皙的、年轻的脸展现在眼前,在这张白皙的面庞上,一双大大的眼睛,带一些忧郁,让人感觉很沉重。
    青青看完照片对表弟说:“女人比男人痴情,容易受伤害,不要再让她幻想那虚无的感情了,对她很不公平!没有归属的女人,没有安全感,让她去找自己的幸福吧!你不可能离婚的,直接告诉她,照片有什么用!没用的,你不是她的幸福,就不要让她再继续沉迷了。这样的女人你不应该让她爱上你!也许又是她一生的痛,是个很倒霉的人。不能给的放弃吧,别再继续了,她会痛苦。听的我已经很难受了,何况经历。”
    表弟依然解释说:“她一直怀疑我是她以前的一个粉丝,我多次否认过 可她就是不信,越解释她越不信,所以才和她视频。我在她眼里很有才华,可我不是,我就是一个农村人。我一直解释,现在她每天都等着我上线。”
    青青无奈的说:“可恶的男人,为什么要让她爱上你?当初怎样做的,让她如此痴心?也许你是她的劫!也许是一段缘分,不了解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粉丝有什么?至于吗?情人眼里出西施吗?还是心里有问题?跟她明说吧,否则真要是心里有问题更纠缠不清。让她冷静一下,纠缠下去也只能增加她的痛苦,你现在也喜欢有人依赖的感觉,不愿舍的放弃了吧?”
    表弟好像没有听到青青的问话继续说着:“她是个大老板很了不起。可是在感情上受的伤害太重了,我不忍心。”
    青青有些怨气地说:“再了不起也是个女人,你也给不了她什么,那就把自己整理好,告诉她,否则对你的老婆也不公平。选择一个你最心爱的人,不要这样。每个人在感情上都会不明白,当局者迷。所以我不敢玩,也玩不起,更不知道说你什么好!”
   表弟却说:“她虽然很有钱但她很不快乐,只有和我聊天时才感到好一些。我给她用药调理,她以前有过厌世的时候。我也习惯了她,好难忘。”
    青青愤愤的对表弟说:“你不是说不见面吗?你怎么给她治疗?我看不调理她也会好,心里的依赖此时已胜过药物的依赖了。帮她找一个爱她的男孩子。让她转移注意力,你再继续就是缺德了。别人为你倾尽一生,你不可以给人家幸福,你不觉得太过分了吗?你要是爱她就为她想一想,怎样做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爱一个人不是说说那么简单的。对得起自己也得对得起爱你的人,包括你的老婆。”
    表弟接着说:“我听了她的症状,给她开了几服药,在电脑上传过去,她自己到药店依方抓药,说吃过疗效感觉不错。就这样继续维持了一年。我已经不是年轻人了,开始我不知道会这样。没想到会成这个样子,哎!也许是处久生情吧?我怎才能忘了她呢?现在做梦也会梦到她。”
    青青无奈的摇摇头,笑了笑说:“我无能为力,没遇到过。可我有个朋友在我当初上网的时候就告诫过我“不要玩儿网恋,可能会影响自己一生,拿网中人当动画片儿看。感情的事不由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那些荒唐事往往都是上了年纪的人做的。谁也不想这样,结果出人意料才会有烦恼。做个决定对大家都有好处,尤其你的家庭,你不想放弃,必须做决定了,时间长了孩子也会受影响。心里有外人,自己的老婆也会感觉到的,不要让事情再继续恶化了!网恋本来就不是真正的恋情,虚无的东西,带来的是瞬间的美好,痛苦的却是自己的心”哎!我真不知道怎样解决,只能把自己的观点告诉你,也许不近人情,可以我的立场只能如此。问问自己做不做得到如林徽因,问问她可以如金岳霖吗?爱情需要勇气和耐力,婚内、婚外一样,问问你的老婆做不做得到如梁思成?”
   表弟继续说:“我什么也做不到,我们谁也没有提过“爱”这个字,只是离不开。前几天我们认识一周年我和她见了第一面,就在这里,我也是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和一个年轻的、爱我如此痴情的女孩见了面,并且跳了我有生以来的第一支舞。我们谁也没注意音乐的节奏,只是按着自己的感觉随意舞动着,也许在别人看来我们很笨、很蠢……可我们当时根本没想那么多。后来我们约好只此一次,以后不再继续聊天,,更不要见面了。可我们却没能做到,我们还在联系,每天都会说话。她每天都会把自己的行踪告诉我,而且不止一次的说她会如金岳霖一样,就这样看着我。我很难受,不想让她如此,有时候会有“我要是没结婚多好,恨不相逢未娶时”的感觉,可我真的不能放弃我的家庭,所以很苦恼,姐——你说我该怎么办?”
   青青气愤地说:“还说不是爱情,这话是从你嘴里出来的吗?恨不相逢未娶时!人都会有贪念的,欲望也一样,你既然认为那样纯洁,为什么痛苦?还是心里想着此人,又不能给她什么,不能拥有所以烦恼?你做决定的时候到了,否则会更加痛苦。你再好好想想。感情的事,外人不能替你做决定的,看看你们的感情了,尽量让自己放弃,现实没有人可以转让爱情,除非不爱,不是自己的越早丢掉越好。”
    表弟听了痛苦地说:“这些我都知道,可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到,姐——你总给别人说媒,看事比我清楚,再给我点意见好吗?”
    青青一听看着面前这个曾经阳光非常的表弟很疼惜的说:“你既然不想离婚,就证明你对弟妹还是有感情的。你试着让自己冷静一下,带老婆、孩子出去转转,也许在家里的诊所待久了,需要放松了。给自己放个假,全身心的,去旅游吧,带上老婆、孩子,什么也别想,离开这里,真正的放松也许就会好了。今天我看也出不了什么结果,我们回去吧。等你回来到我家,我请你们一家三口,也许那时候你就会好了。”说完姐弟二人起身离开了这个本不属于他们的地方。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