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月燕的博客

用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结果交给未来好了!!!

 
 
 

日志

 
 
关于我

“烟雨情人节”创始人。回族 自幼与文字结缘2012年4月3日在烟雨原创文学注册发稿,此后与文字谈起持久的恋爱并把4月3日定为“中国的烟雨情人节”。希望它可以超越2·14和7·7可以成为独属文字人的节日!

网易考拉推荐

此去经年你我愈行愈远【原创】  

2013-12-02 08:14: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不知道什么时候爱上了文字,爱上了用与自己对话的方式来疏缓沉淀自己。跌宕起伏的心境会在某个不经意的时间里定格。    

    玩味着自己的情绪,用文字描摹此一时彼一时的心境。太多的疑惑、太多的借口、太多的不甘、太多的坚持,以为可以还原一个真实的事情的本质,可以挖掘出让自己信服的真相,终究不过是自己跟自己较真,跟命运较真。

    记得最初被杨子带进诗初的理由是:“有人说中国的诗歌要死了,我不甘心。我想发扬诗歌,想建个群。可又不会,我跟拈花借了个群,千千姐也进群吧。”

    听了这句话,我无法拒绝一个如此热爱诗歌的人如此真诚的邀请。此后我便成了此群中的一分子。后来他们也给我开通了管理权限。我拿出了一份对诗歌的真诚和对诗者的尊敬的态度,开始了认真的寻找群员,开始把几个想学诗歌的人介绍了过去,后来看到群里有了提升的进展,也把自己认为很有才华的人加了进去。

    看着群的成员在扩大着,都同样怀有一颗对诗歌的追求的心。自己很开心,可不知何时开始,自己和杨子的意见发生了冲突,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每次过后我都选择退出此群。那是我第四次进去没多会儿,就被群主退了出来,理由是因为我总这样进出,怕影响别人。

    我听了此理由,也感觉还是不进去好一些,可心里对那里我加进去的十几位朋友的感觉,就好像——我背叛了他们一样。可后来一想,自己和他们也不是很熟,有的从加为好友一句话还没说过,只是看到他们的诗歌很好,可心里还是很别扭,我没遇到过这样的事情。

    自己总觉得诗歌也好,文学也罢,都是需要辩论的。并没有把那些当做什么事情,可结果却是如此。

    后来的几天里,和拈花老师也有过一次交流,他曾很真诚地说:“那个群里的人想让你回去,你要是回去的话,我把这个群给你。我真的没时间,你回去我可以把这个群转让给你。”听了此话,我感觉到自己真的犯了错误了,错到可以让一个群主说出此话,也就拒绝回去了。

    过了多长时间我忘记了,杨子又说让我回群。自己也很挂念那里的一切,就回去了。

    一进去,发现那个群已经易主了,这是意料之中的事,我并不感到奇怪。可群名改成了【左岸a群】群员也增加了很多,而且不是一般的多,这让我感到震惊。看看我加进去的那些朋友还在里面,我很欣慰。

    没几天我和杨子又开始起了冲突,我又一次退了出来。和老公一说,老公笑着说:“你问问杨文民是不是属耗子的?”

    我看着老公说:“嘛属耗子的?”

     老公则笑着看着我说:“小勇【弟弟的小名】不就是属耗子的吗?你们一见面就打,杨文民也许也是属耗子的,你不信问问他。”

    听了老公的话,我也感到好奇随口说:“也是,也没准他也是属耗子的。什么时候遇到再说吧,我又退出来了,把杨子也删除了。”

    老公说:“你们这不是过家家呢吗,纯粹俩孩子。”

    这次退出以后真的想了很多,一个群,那样怎么可以长久呢?要是真散了,发展诗歌就真成空话了。此时我感觉有些事出发点是好的,可结果却是南辕北辙,这样的印象比直接做错事还要深刻。也许这就是人与人思想的差异产生的吧。

    后来听一啸长歌老师说那里开始开朗诵会了,自己很是好奇。又一次进去了,可好景不长,在几天以后的一次冲突中,我只得退出了,最后的一次也是。

    此时,觉得生活真的很会和人开玩笑。本来是以发展诗歌的目的开始的,可却不是败给了那些诗歌路上的石子,却败给了自己的合作伙伴。文者相轻,就是如此吗?开始自己真的想不通,甚至看到一些关于那个群的消息就很想知道一些详情。

    老公看了说:“要不你还回去吧,那里有你的朋友,诗歌那里讲的也是最多的。”

    看着老公的支持,我很感动,可我已经很厌倦了无休止的争吵。

    此时,我又进了一个群,这个群说话的人很少,也没有自己的几个朋友。可那里每天的pk很吸引我,于是我在每晚八点,自己有时间的时候就会看看那里的题目和pk情况。偶尔自己也会写几句,希望是每日一诗,可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有些日子了,自己还没做到,因为有时候会有一些事耽误自己。

    这些日子,偶尔还会有人问起我关于左岸a群的事,让我很无奈。有人说我快疯了,其实我也偶尔会有这样的感觉。可我觉得我醉了还是疯了都无关紧要。重要的是我的手,还在触摸这个世界,我的文字,还是会划过长空,有犀利的悲鸣。

    这是我唯一解脱的方式,把心呐喊,心里的语言没有人看得见,写在纸上又无人懂解。

    偶尔,我会觉得自己一文不值。但我总会告诉自己无论发生什么,或将要发生什么,在自己的眼中,永远不要丧失价值。在他人看来,肮脏或洁净,衣着齐整或不齐整,可在自己心里一定要把自己看做无价之宝。

    我努力的活着,一次次想冲破世俗的牢笼,只是手中没有冲破长空的利剑,把那些缩在暗处的小丑刺穿,还岁月一个晴天。

    此时自己发现一些爱好是奢侈的,就如同我和文字一样,彼此相依,忽略了很多外在的东西,比如人情、比如运动、比如从前的好习惯誓不低头,去问别人问题就要低头,有时还不会得到理想的答案。这些文字让自己变了一副样子。

    自己明明知道这样是错误的,可却总是难为自己。这些都源于爱好。爱好多么的奢侈呀!舍弃也是不可能的,文字是多么的霸道呀!

    时常告诉自己伸出你的友爱之手,帮助他人就是帮助自己,用宽容之心打动别人,照亮别人,也照亮了自己。不要只看见他人身上的缺点,猜疑则是一种毒液,给别人台阶下。善待你的对手 ,把赞美当作礼物送人,勇于承认自己的错误。

    我很少做没有把握的事,一旦选择了决定了,就绝不后悔笑也罢、哭也罢、累也罢……总有摆脱不了的责任,也正是如此,在自己做为管理的时候加进去的几个人和当初的那个发展诗歌的目的,让自己无形的被那些虚无的责任绑得死死的。那些事让自己无法放弃无法割舍,随心随意的接受一切。

    我不是一个冷血的人可以为了一句问候或一个无意的动作而感动的热泪盈眶,有时我会有一种寂寞无助的孤立感,有时很想抛开一切去四处流浪。我想做很多很多事情,却发现自己并不如自己想象中那么的聪明能干。

    现在终于明白有些事,不需要明白,不需要读懂。过客匆匆,你来我往,一切皆过眼云烟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只要握住那份安然,珍惜不再有任何微澜的生活,应该也是一种收获吧!我想,只要心定了,那么再繁杂的突如其来,都能安然应对吧!左岸a群,我曾经的孩子,此去经年,你我愈行愈远!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5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